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财富产生的信息充分原则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受邀在中本财经直播间进行《区块链国富论》系列讲座直播,上期的直播,韩锋老师为大家讲述了财富产生的信息充分原则,以下是直播的具体内容。

之前我们主要讲了财富产生的五大原则中的四大原则,第一,财产私有原则,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如果财产不私有的话,人类根本不可能合法交易。比如说一个公有制的社会财产能够合法交易吗?不能,因为财产不属于你。

看早期的电视剧,我们会发现到处抓自由市场,为什么?现在看来很荒唐,两个人做买卖,怎么会违法抓起来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一个公有制的社会这很正常,因为那东西根本不属于你,你们俩在那交易,你的东西大半是从公家盗窃来的或者是贪污来的。贪污共有财产,还有什么罪名比这个更大。所以,没有资产的私有化,不能保护个人资产权益,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繁荣的自由市场交易市场。亚当斯密所说的看不见的手就根本不可能发挥作用,相应的财富也不可能产生。因为财富共识,最根本是为了让市场大规模交易可以完成,人类可以跨越以货易货的阶段。需要信用资源、信用共识,所以第一原则就是资产私有原则。

第二原则是价值锚定原则。历史上,最早锚定的自然资源稀缺,从贝壳到金银,尤其贵金属自然资源比较稀缺的,而且开采起来也需要工作量。后来,这一点被比特币模仿继承了,但人类后来跨越到信用共识的达成。从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开始,正式的宣布人类的财富共识,跟天然资源、自然资源锚定脱钩。

为什么人类信用共识能跨越到这一步?

之前的内容我们分析了,最根本是因为工业革命的特征——生产大爆炸。那么,人类第一次出现了产品丰腴的时代,告别了稀缺,但是如果天然有限的金银才能达成财富共识,显然这样的市场是繁荣不起来的,信用共识会永远不够或者叫通货紧缩。

后来,人类产生了银行,银行实际上一份黄金可以贷出去5份甚至20份,这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里已经写到的状况。最早大家就认为这些银行家都是骗子,因为一挤兑就崩溃了。但事实上,银行之所以后来能够在历史上坚持下来,而且现在银行在全球的贸易体系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能发货币,又跟国家的主权绑定发法币,他们最根本的逻辑首先是全球市场需要,然后银行靠记账这样一种技术来保证新的信用共识的达成。

那么,锚定的价值是什么呢?首先是大规模工业产品的利润,由于工业产品源源产生的利润才能够让银行记账产生共识,发行纸币。虽然,纸币其实永远都超发,没有哪个国家不超发的,但为什么至少人民币和美元还是有坚挺的信用,为什么不会轻易崩溃呢?最根本首先要有工业利润,尤其中国有大量的出口产品换回来外汇,人民币很长一个历史时期是锚定美元。

再往后,实际上人类又跨越了仅仅靠工业利润锚定的价值创造财富共识的阶段。因为很简单,如果只靠工业利润的话,美国工业利润是不多的,美国的很多工厂已经早就搬出美国了,包括苹果的工厂,但是谁都知道现在美元是主要的全球财富共识。那么它锚定的价值是什么呢?华尔街,它是靠金融变现未来收益的财富,现在整个美国的金融市场,股票、债券加起来相当于它 GDP 的十倍。

那么,这个事情是不是也在中国发生了?事实上在中国发生了,中国是靠房地产起到了作用。中国A股表现不佳,中国A股我查了一下,如果是上交所的交易市值,大概离华尔街差了9倍,这个表现是不行的,跟两国的 GDP 完全不成比例,中国的 GDP 差不多是美国的60%。在中国,房地产表现得特别优异,房地产事实上就像厦门大学赵燕菁教授说的,它实际上相当于中国城市发行的股票,起到了变现未来收益的金融产品作用。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值我查到的资料比较靠谱的数据是65万亿美金,是我们 GDP 的5倍,确实这对于中国近10年来的互联网经济的繁荣,是真正的财富共识的支撑。所以,第三原则就是价值锚定。

接下来就是技术推进。历史上,进入到财富共识的重金属阶段,显然是冶金技术的发展。首先你要用金银,需要能开采金银,冶炼出金银。进入到白银时代,是元朝。宋朝还基本上是铜时代,中国以前叫铜货币经济,但中国真正加入到国际贸易体系,应该是元朝开始,那就真正进入到白银,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

再往后就是银行的记账技术,首先在意大利开始的,一种记账技术的创新,为银行创造新的财富共识做了支撑,银行终于可以发纸票。最早看起来像骗局似的,只有一份黄金,居然开出去5分支票,甚至20分支票,而且确实中国历史上很多次银行遭到挤兑崩溃。但后来为全球创造财富共识的事情,这种机制坚持下来了,尤其跟国家主权绑定以后发行了法币。但这个技术的支撑最根本是靠充分正确的记账,后来有IT技术更支撑银行系统。新的信息技术一定要用来支持记账,正确的记账是银行创造财富共识这样一个模式成立的技术基石。但是有一点,传统银行的技术基本上只是为大企业服务的,以前我们的账户概念基本上都只有企业到银行去开账户,个人能到银行开账户是非常近期的概念。

周子恒在《账户》这本书里分析了,很重要的结论就是中国兴起了互联网经济,继工业革命的生产大爆炸之后,中国发生了交易大爆炸。那么实际上账户系统开始从企业过渡到个人,现在最具体的就是大家有了微信支付,有了支付宝,这不外乎就是微信跟阿里他们为个人建立了一套记账系统,然后开始有个人的账户,的确是互联网经济的革命。再往后就有区块链了,区块链是天然的去中心化记账,以个人账户为中心的,这是彻底的开始革命和颠覆了。支付宝还是一种过渡,从银行的企业账户过渡到个人账户。但是,区块链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核心开始就是以个人为中心,在这里没有企业的概念,你肯定不会听说哪个企业开了什么比特币账户。所以,真正的革命性就是说区块链是采取一个分布式的记账系统,完全以个人为中心,所以我个人认为这展开了未来个人数据能够变成新的财富共识的可能。我们这本书实际上就是围绕这个逻辑展开的,因此,我们的主题就是财富不是物,而是全球信用共识。所以,技术原则是第三原则。

第四原则是大规模交易原则。比如说火币网,我曾经问过火币网创始人李林,我说你调查一下你们去年的交易额是多少?最后那个数据把我真的吓一大跳,3.8万亿美金,所以数字货币的交易额真是吓死人。这个交易额相当于 A 股,上海交易所去年交易额的比1/3还大,当然最根本就是在区块链上做交易成本几乎为零。很多朋友在跟我探讨,包括体制内的像央行的前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所长姚前,写文章说其实中国很多资产是不能交易的,比如说农村的地产,这个东西一旦登记到区块链获得全球的流动性的话,我有个朋友尹飞就预言,说这个就有可能为中国创造上万亿人民币甚至美元的新的财富共识。因为现在政策上据我所知已经接近于允许做这件事,中国农村的房地产离可交易流通只有一步之遥,但关键怎么把流动性做起来,如果登记到区块链上获得大规模交易机会的话,流动性很快就上万亿美金,那么达成了新的财富共识,可能我们都难以想象。前面就主要是这四大原则。

第五,信息充分原则。这一点首先提出的是耶鲁大学的前教授陈志武。他写的《金融的逻辑》,这本书相信是中国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金融的启蒙读物,非常感谢陈志武教授。这本书写得既深刻严谨又通俗易懂,我当时发现这本书非常惊喜,爱不释手,很多章节读了两遍。对于我个人,因为学术背景是清华大学读的量子力学博士生,后来2013年进入币圈才开始真正建立一些金融的常识,就是靠陈志武教授这本《金融的逻辑》。他里面谈到一个变现未来收益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信息要充分,信息要公开透明,要对称。因为变现未来的财富共识,这个信用建立其实是很脆弱的,经常要变现十年、二十年以后的收益,凭什么敢相信它?凭什么敢相信这中间不会违约?一定是有严格的法律体系去保护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信息的充分披露,这需要社会有充分的新闻自由和独立媒体。

历史上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故事,就是著名的电影《华盛顿邮报》,梅丽尔·斯特里普演的。大概的故事:《华盛顿邮报》本来是地方性报纸,影响不是很大,1963年作为顶梁柱的老板突然自杀身亡,这一摊事就没人管了,他们算是一个家族企业,未来接受这个摊子的居然只能是他的未亡人。而且这个夫人完全不是专业出身,但是没办法,他们家族占有最大的股份,当时就来接手《华盛顿邮报》。她非常了不起,非常善于兼听各种不同的声音,按理说董事会里都是资本大咖,那些男人各个都是精英,她作为一个女人坐在那里,表面上看她是弱势,但最后她总是兼听则明,她广泛的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最后往往得出一个相对比较正确的结论和决定,其实这是一种领导力,大家不要小看,往往这种领导人最后可以成功。像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刘备,刘备就很善于听大家的意见,尤其诸葛亮的意见,人家不是那么强势,但是刘备某种程度上也成功了,三足鼎立。当然那个电影最重要的是讲一个过程,就是讲《华盛顿邮报》是怎么样一下子从一个地方报纸,一下就变成了全国甚至世界著名的媒体巨头。这个成长过程是成功经历了一系列重大考验的。当时最重要的一个案子就是披露五角大楼关于越战的机密文件,《华盛顿邮报》从内部拿到这些绝密文件,当时就决定披露。因为报纸媒体最要抓这种热点新闻,你抓住一个就名声大振,一个内幕爆出来天下大哗,就跟这次2020年新冠疫情一样出现了《方方日记》,抓住一个热点,用朴实真实的笔触叙述了封城中的武汉,表达了真诚的人文关怀,彰显了普世价值的光辉,一下30亿的点读量,这创了历史记录。当时《华盛顿邮报》就正好站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因为越战当时是美国绝对的一个热点。大家如果稍微查查历史,整个美国,当时感觉国运都押在对越战争上了。他们就掌握了一些内幕,高层完全知道越战美国打得是惨不忍睹,毫无获胜希望,但是就是为了国家的面子,让一代一代年轻人送死。最后《华盛顿邮报》准备披露。结果就让美国国防部知道了,那还得了?当时就炸了,电影中国防部就正式派人给他们打电话,说先前已经为此封杀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如果继续干下去就是知法犯法,相关人员都会面对国家法律诉讼,甚至坐牢。因为你们直接披露了这些文件,等于威胁了国家安全,这个罪名够大吧?

当时斯特里普演的那个女当家就召集她手下这些精英们开董事会,因为当时弄不好的话,如果被起诉,败诉这个报纸就完蛋了,包括这一干人投资会付诸东流,董事会主席主编都可能要被抓进去。这时候主编说出了那句千古名言:”保护出版自由的最好方法,就是继续出版。” 后来《华盛顿邮报》果然就这么干了,报纸引起全国性抗议浪潮,那一下就捅了马蜂窝,黑云压顶,兵临城下。官司也打到了最高大法官那里,最后经过十分煎熬的反复博弈,新闻出版自由的宪法精神得到了最终捍卫,大法官六比三判决(华盛顿邮报》获胜。《华盛顿邮报》一跃成为美国一流大报,讲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明美国保持了新闻媒体的独立,保持了舆论的公开透明,很多人的确是豁出命去的,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想想当初那边是美国国防部啊(甚至总统),有枪有炮有钱有权,你这边就是一份报纸,斯特里普演的就那么一个女人,老公没死之前就是一家庭妇女。虽然后面有很多大咖男人撑着,但当时力量也是严重不对称,但是美国终究成为了美国。

这样的美国为什么最终能成为金融帝国?回到陈志武教授的观点,恰恰因为美国坚持了这样的新闻自由、舆论公开,才保证了华尔街金融市场这么多年能够靠未来收益达成了现在全球主要的财富共识,这里价值的锚定是未来的愿景,未来的创新,超过100多万亿美金。陈志武教授在他的《金融的逻辑》里面就明确的指出:华尔街为全球创造财富共识成功,或者说变现未来的逻辑是仰仗当地发达的独立的自由的新闻媒体。所以我们从陈志武教授的分析中可以很粗略地得到结论:上交所(2019年四万亿美元市值)和纽交所(2019年三十万亿美元市值)在财富共识上的差距,就是两地新闻自由的差距。按理说中美之间的 GDP 早就不该有这么大差距了。纽交所形成目前财富共识的规模用了超过两百年的时间,但是比特币大概率2021年达到纽交所十分之一的财富共识规模,则只需要十二年。这中间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比特币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是一个透明公开又保护个人隐私的账户系统。从我个人一些经历里面就体会到,区块链天然就是一个信息公开透明的世界。全网记账嘛,以比特币为例,将近上万个节点,大家公开记每一笔账,这种机制实话实说有两次都为我挽回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第一例是我大概在2014年9月份,当时中国币圈两个大咖,赫赫有名的暴走恭亲王还有咕噜,后者就是现在币乎的创始人,海归博士,当时突然跟我说韩老师你赶紧到上海来,我们有要事跟你谈。我当时按计划行程没决定到上海,本来计划是去杭州,说阿里海外购平台搞一个活动,去交流一下。我一听阿里背景的当然很乐意去,就计划安排好了。我没打算在上海落脚,但是当时暴走他们就说韩老师一定得来,后来就改变了一下计划,在虹桥落一下脚,因为杭州离上海很近嘛,我说我给你们俩小时,就在虹桥火车站。暴走和咕噜俩人是大咖,因为当时我觉得自己不是大咖,2013年才入行,比他们要晚。币圈某种程度上是要论资排辈的,谁先进入币圈声望就高,就像吴忌寒2011年人家就开始和长铗创办巴比特了,暴走好像也是2012年就入行了。

所以有暴走他们这么热情的邀请,主编也不好意思拂了他们的面子,所以就真是在虹桥那儿落一下脚,当时就在一个肯德基,虹桥高铁站肯德基,当时暴走还带着大师姐,币圈第一美女,我们还拍了个照片。后来主编在微博上发现了这张珍贵的照片。他们给我谈什么?谈比特股 BTS,当时我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比特股是什么,暴走就介绍比特股可不得了,比特股创始人是谁?赫赫有名的 BM,专门兴风作浪喜欢创新的人,而且拉的都是中国币圈最顶级的大咖一块干,李笑来给他进行了投资,50万美金。然后聘请沈波,后来以太坊幕后的”吕不韦”,给他当 CEO,在洛杉矶搞一个团队。然后暴走恭亲王给他扛国内的市场大旗,当然后来这些故事是李笑来跟我吃火锅的时候,才把后面整个的背景了解清楚。

2014年是一个比特币的熊市开始了,比特币从最高峰的时候8千多人民币,一下掉到了2千多,挺惨的,整个一个熊市,跟前两年(2018,2019)币圈的这一轮熊市差不多,甚至比这更惨。但是当时 BTS 就异军突起,吸引了一大帮人,有点像这波 EOS。所以当时 BTS 一下在整个币圈,不光是在中国,全球,都是声誉鹊起。

当时杭州有个宋欢平,他后来没太在币圈了,他是专门研究哈耶克的。后来也跟我说,说 BTS 真是开天辟地,实际上现在说起来 BTS 的创造,能延续下来的概念有几点:第一 DPOS,这种机制,后来包括亦来云很多公链其实都采用,甚至以太坊,据说也要采用。然后稳定币这个概念,当然现在搞的最大的是 MakerDAO。不管怎么说 Bytemaster 这个人是非常有创新能力的,当时这个金融概念让币圈耳目一新,当时觉得比特币那么牛都要不行了,总得有新概念玩。

当时一提出这几个概念,让这帮人兴奋不已,暴走恭亲王拉着我干什么呢?因为当时我比较代表学术圈,好歹能写文章,还能到大学里到处讲。后来也跟暴走他们一块编译了中国第一本区块链的书,2015年我们一块干。所以他们决定一定要把我拉进 BTS,好造舆论。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暴走的言语是多么的动听,暴走是在币圈里很少的有金融理论功底的,我很佩服他。据说他还是沈波的徒弟,所以当时给我讲 BTS,那讲的真是头头是道。

我印象最深的,倒不是说他对 BTS 夸得有多么好,而是说比特币怎么不行了。他当时那个论据说得是非常充分的,他说你看现在比特币价格已经到了矿工的挖矿成本价以下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矿工新挖出的比特币为了交电费,新挖出的比特币都不得不在市场上抛掉。他说光凭这个抛压就足以把比特币的价格砸到一千人民币以下,注意,他说的这个事真的在三个月以后,2015年的1月份,的确比特币就真的砸到了一千人民币以下。所以暴走还是相当有前瞻性的,所以他的理论某种程度上还是正确的。

当然他讲这些,意思反正是说比特币肯定是没希望了,包括像大师姐,以前专门写比特币行情分析,也不写了,公开就说比特币我们不看好了,那转向了什么?现在就猛捧 BTS,拉比特股的大旗,就跟我说比特股怎么好,又是 Bytemaster 这个人创业的,是未来的希望。我当时就是一币圈小白,小白犯的错误几乎全都犯过。当时被他们这么一说,我还真就去买 BTS 去了。

当时的价格,我买的时候大概3毛多。当年它最高冲到了5毛多,但是已经回落到3毛多了。买完了我自然就把 BTS 钱包下载下来了,用一下,它怎么在上面发行资产啊,怎么创造稳定币啊,一用我很快就发现上当了。BTS 那个钱包的难用性就不要说了,从来没用过那么难用的一个软件系统,有生以来没遇见过。然后我就在网上各方面搜集了一些 BTS 的信息,很快发现是真被忽悠了,一旦碰到这种情况,马上就把手里的 BTS 全都出掉了。这个操作历史证明极其正确,当时只损失了大概三千块钱,否则的话那一把估计都是损失至少几十倍。之后,我当然再也不关心 BTS 了,果然 BTS 那个价格后来直线往下掉,你想创造这么一个新的概念,后来又是熊市,所以大家都知道它的结局,这两年熊市大家也看得多了。最后掉到多少呢?不到2分钱。一看到不到2分钱,我心里非常庆幸,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金融家的素质,不会轻易上当。

但是后来,因为我不断有跟上海那帮币圈大咖交流机会,什么暴走,达叔,Tony Tao, 初夏虎这些人,他们又老在那儿跟我讨论 BTS。其实现在来看就是玩稳定币嘛,发行资产,告诉我2016年那个系统好用了。后来 Bytemaster 也退出去了,上海的巨蟹也当选了理事。就说是不是可能开始靠谱了?是不是它真有价值。现在跌得这么惨是不是就是机会啊?后来我还真问暴走了,给他发微信,说这个 BTS 是不是现在应该是最低点了吧?暴走的回答:”严重被低估了”,这次主编信了,手里钱也不多,不过如此便宜了,2分钱左右,二话不说买了几百万个,也花不了多少钱,然后后来就放在那儿也就不管它了。

后来到2017年就牛市了,那天在比特时代平台顺手看一眼,BTS 已经两块五了,涨了多少倍?大家能体会一下那个心情。但是我居然把钱包用户名、密码什么都忘得精光,怎么也查不着,因为放了差不多一年多,这事几乎就忘了。这一下子有点着急,现在不是小钱了,所以赶紧就跟巨蟹他们联系上了。说你找点技术专家看怎么解决我的问题,我这几百万个呢,巨蟹就赶紧拉了一群,BTS 技术专家,说韩老师你什么问题我们帮你解决一下,我说用户名、密码都忘了。他说这没法解决,你哪怕记起来一个呢,这让我们都无处下手啊。我后来左思右想,突然想起我当时,还真是现在只有感谢上帝,因为当时还专门起了一个特别奇葩的用户名,还真想起来了,说你们试试这个。他们在 BTS 区块链网上一搜,说搜到了,真有这个用户名,当时这个账号里真存几百万个,一看就是我的,赶紧帮我拿出来吧,这现在值多少钱了。说你密码呢?密码不知道,忘了,没有。这取不出来。我说你能暴力给我破解吗?这很难,你这钱包密码都没有,你好歹提供点儿线索。憋得那天晚上没办法,说第二天再说吧,好好再想想,我们明天商量商量你这怎么办。我就对着这个钱包左思右想,眼巴巴看见里面几百万个拿不出来,这什么心情啊?我突然看到右上角有一个钱包是什么时间建立的,大概是2015年几月份建立的。我想我要是那会儿起的密码的话,一般有一个习惯就是自己定个密码会记下来,但是现在完全忘了记哪儿了。就在这台电脑上把那个日期的文件搜一下,大概率是那天把钱包创建了,密码也是同时创建的,要存起来肯定也是这一天,居然搜到了。搜到了一个文件什么都没写,里面就很奇怪的一串字符,我觉得这很可能是密码,就赶紧让专家们试一下,一试就是它,当时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所以区块链的世界我是深刻的领会了,信息是公开透明的多么重要,要掌握在第三方手里你要丢了的话,第三方真要黑你的话你还真没办法,这个不管怎么样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所以我当时二话不说,就在比特时代上把这所有的换成比特币,当时应该是一下挣回了200个 BTC,印象特别深。后来见了黄天威,就是比特时代的创始人,敬他一杯酒,说谢谢你,这200个 BTC 到2021年底有希望值上亿美金。

后来逐渐体会越来越深,其实币圈中出现的骗局一点不比别的行业少,但是为什么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持有数字资产?区块链上交易信息的公开透明还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我的经历就说明全网公开记账、透明,这是区块链天然具有这种信息公开透明的特点,任何人、任何第三方,是无法隐瞒的,也是无法拿走的。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对于整个未来数字货币甚至数字资产,建立新的财富共识是至关重要的。

再回溯一下,区块链技术,第一资产私有,比特币做到了数据靠私钥签名私有化,第一次数据可以属于你了。未来有第二代互联网更是可以保护大家的数据。我在这里直播,如果将来有第二代互联网,这数据就该算我的,不像现在的互联网完全是数据公有化,强盗逻辑,谁抢到算谁的。第二,区块链上大规模交易。交易成本近乎为0,摩擦系数也近乎为0,虽然也稍微收点手续费,但是比传统的金融手续费,摩擦系数不知道小多少倍,所以它能形成大规模交易。第三,价值锚定。数据本来都有价值,Facebook 每年靠它用户的数据收益是400亿美金,其实各大平台都是公开的秘密,都靠用户的数据创造收益支撑他们几千亿上万亿美金的市值,这都是事实。第四,天然信息公开透明。从我这两次经历,信息的公开透明实实在在的都给我带来了上千万的资产。所以,我觉得大家要很好的利用它。我们国家现在这么重视区块链技术,中国互联网经济又发展在世界的前沿,我们每个人在互联网上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如果真的未来能做到区块链确权我们的数据,有亦来云这样的第二代互联网保护我们的数据,真正变成我们的资产,完全是未来一个新的财富时代。我坚信,创造的全球财富共识,比现在的房地产65万亿美金要大得多。

到那会中国会为世界贡献一个新的财富共识时代。完全有可能在历史上既像英国工业时代,以银行为基础的发行纸币时代;又像美国华尔街创造的金融财富时代,我觉得中国很有可能为世界贡献一个数据财富时代。

来源:CR先锋资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