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作为价值攫取最小化的协调者

Flipside Crypto 最近的一篇文章有这样的观点:“不管他们怎么定位自己,去中心化网络、协议也好,基金会、框架也罢,密码学货币项目,在本质上来说,就是一桩生意 ;如果他们不能迅速地转变思路、按照这个角度来理解自身,那他们就会失败。” 这个说法给我提了个醒。

我尊敬 Flipside,还有他们在 “基本密码资产评分” 上做的工作,但我担心,鼓励协议把自己想成像商业那样是排他性的,会首先破坏协议的意义。

协议为商业事务提供了结构,但 并不是 商业本身;协议是一个由逻辑组成的系统,这些逻辑会 协调 一项服务的供给者(商人)和消费者之间的交易。作为交易的协调方,协议攫取的价值 越少越好,而商务则应被激励 尽可能地实现价值(也就是利润,一项业务是根据其利润来估价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协议可以被视为经济活动的路由器。正如路由器应当尽可能精简、高效,密码学货币协议也应如此。

在协调交易的时候,一个协议攫取得越少,就有越多的交易可以发生。 Matt Ridley 主张 “交易的出现使得人类可以释放比较优势的威力”,以及与之相关的创新和进步。要这么说,在社会中协调交易就是一个神圣的事情。

为避免误会,我要特别指出,攫取最小化(minimal extraction)并不意味着将协议资本化的密码学资产只能捕获最少量的价值;如果某种东西本身是最小化攫取的,但又在全球范围内生产和消费,则用于协调的资产可以捕获可观的价值。

为了进一步研究协议作为交易协调者的属性,我们接下来要研究:

协议

供给者

分销商

消费者

市场

协议

协议编码了交易的参与规则,这些规则能够协调所有供给者和消费者的某一类交易。

无论供给者还是消费者,都应该严格遵守参与规则;如果他们不遵守规则,则要么拿不到钱(对供给者来说),要么享受不到服务(对消费者来说)。没有任何生产者、分销商或是消费者能够得到特殊优待。对所有与之交互的人一视同仁,这种平等性是推动交易协调者尽可能高效(没有人为腐败、利用的空间)的动力之一。

这种严格执行规则的属性也意味着供给者和消费者都无需了解对方,而且因为不了解对方,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也都没有追索权(有了这种安排,事情可能就会变得混乱、效率低下且昂贵)。让生产系统基本层最小化,也可以让各种各样的服务能够以最低价格生产。如果将追索权绑定到基本层,那么所有人都得为之付费,而不是那些需要用到的人才要付费。

虽然协议让供给者和消费者之间能发生流畅的交易,组成协议的逻辑却不过是一些代码,对所谓的盈利能力没有任何感受的代码。你要是想主张协议是一桩生意,那请给我看看比特币协议本身的损益表吧。

供给者

密码学资产网络的供给者(供给端)才是生意

供给端包括矿工、押币人、投票者、法官、转码商、位置提供商,以及任何网络核心服务的提供商。现在,大部分协议都在协同供给者的 机器 网络,但我期待,随着区块链技术的成熟,会有越来越多的协议转向 人工 网络(比如 Lyft,Doordash,等等)。

这些供给方是有损益表的,而且必须将盈利能力放在心上。如果一个供给者长期运营又不赚钱,那他们就会倒闭。但这可不意味着协议会倒掉。只有最后一个供给者因为无利可图而下线的时候,协议才会倒掉。如果没有一个供给者可以赚到钱,那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协议设计得太烂了,或者是他们在提供一个没人需要或者已经充分供给的服务。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协议的供给者的利润会越来越少,因为他们都接入了一个联通全球的协议,而能够以最低成本生产服务的供给者可以将许多无效率的竞争对手驱逐出去。

在短期到中期,供给者的利润可能会保持高水平,这要看他们提供的是 新的服务还是已有的服务。如果他提供的是新服务,对应该付多少钱就没有先入之见,那么消费者就很容易在发现准确价格的过程中给出过高的价格;而且,因为协议早期往往会用通胀来补贴供给端,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明显。

如果提供的是市场上已有的服务,但生产成本远低于非区块链领域的生产成本,那么协议中的供给方就能够用远低于非区块链领域所能提供的价格向消费者攻击,同时还能保持可观的收益。也有人可能会说,早期的高收益是供给商作为区块链世界吃螃蟹的人所得到的风险收益。

分销商

供给者可以被视为生活在协议之下,产生了协议指定的多种服务;而分销商则可视为是在协议之上,将协议所产生的服务分发给消费者。通常来说,分销商会绑定协议的服务并提供额外的保险和消费者保护。

不是所有消费者都需要分销商(懂技术的可以直接使用协议),但我认为,大部分消费者都会通过循循善诱的分销商来接入协议所生成的服务。举个例子,有几个人自己保存比特币私钥呢,又有多少人通过像 Coinbase 这样的分销商来保存比特币呢。

正如协议对供给者不设门槛,任何人想做分销商也随时可以去做。因此,供给者和分销商都必须面对市场竞争,而不像从一家公司处拿到专营资格的生产商和分销商。竞争市场可以消灭低效率、推动成本降低,让由协议来协调的服务可以打败由公司来协调的服务,增进消费者的福利(下文将详细论证)。

由公司来协调的交易 由协议来促成的交易

消费者要付更多钱便宜由公司来挑选分销商由市场来挑选分销商公司(攫取价值最大化)协议(攫取价值最小化)由公司来挑选生产商由市场来挑选供应商消费者

区块链网络的消费者(或者叫需求端)包括以各种方式使用协议所提供的服务、并为之付费的人。他们可以通过交易手续费、通胀、押币或者任何还有待发明的机制来支付。某些支付机制会显得更隐秘(比如通胀),也就是消费者更难察觉到其中的成本,不过,都是要消费者来支付的。

直接与协议交互的消费者就只需要付费给供应商了,不过通过分销商来使用服务的消费者则要同时支付给供给者和分销商(只要两者的组合能提供新服务或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旧服务)。

消费者的支付即是生产者和分销商的业务所得。虽然单个消费者可以设置交易的 gas limit 和交易手续费,实际上是消费者的市场确定了被接受的价格区间。

市场

市场让人们可以对服务的定价和网络原生密码学资产的价值形成全球共识。

在我的记忆中,对协议服务的定价一直争议不断,上可以追溯到比特币早期的 “手续费市场” 争论。因为链圈其它项目的成熟以及价格高涨促使消费者离开,这样的争论也蔓延到了其它社区。

但是从最低限度来说,消费者的支付必须足以覆盖生产者的成本,如果使用了分销商,还要加入这一部分成本。如果消费者对服务估价甚高,而供给又不足,则消费者将出价竞拍,给出远远超过生产者和分销商成本的价格,让他们大赚一笔。不过,正如我们在供给者和分销商章节中讲过的,随着时间推移,开放市场将无情地削薄他们的利润。

再说说市场如何对密码学资产估价:估价基本上基于治理情况、资产的供给方案、以及供给者如何获取价值(注意:治理可以改变另外两个变量)。

这是一个非常深的话题,所以我在此想强调最简单的一点:密码学资产乃是一个激励层,用来绑定生产者、分销商和消费者。虽然说推动密码学资产价值的东西感觉起来很像一桩利润驱动的生意,但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你会发现它们是提供激励、让追逐利润的生意和消费者连接到一起。

投资核心开发者的注意事项

可能 Flipside 一直想强调的重点是协议开发者需要想出一种办法来赚钱养活自己。依靠基金会持有的资产生活,无奈金山有多大,还是会坐吃山空。如果资金池没有办法定期得到补充,那在长期中就是不可持续的,不管你预期该密码学资产的价格可以飞多高(虽然没准基金会可以存活几十年)。

但是,搞成一桩生意,并不是核心团队为开发筹集资金的唯一办法。我们已经看到了大量的实验,比如通胀资助型(例如 Decred 和 Zcash),还有自愿支持型(例如 MolochDAO 和 Grin)。我觉得未来的实验会围绕着交易费用资助或者社区支持的小规模价值稀释来募集资本。

总结一下

任何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不必要攫取都是一种税收,最终会被开源世界中的 “复制粘贴型” 竞争(译者注:指 fork)驱逐出去。虽然这对于商业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攫取最小化会惠及我们所有消费者。

(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