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密货币计划的强大盟友:“老大哥”

Facebook今年宣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计划,称其目标是为互联网时代重新创造货币。该公司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它的努力或许会促使中国率先实现这一目标。

中国加密货币计划的强大盟友:“老大哥”

中国希望尽快开始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这个讨论已久的项目在Libra今年6月公布后进入了加速阶段。面对持怀疑态度的监管机构,Facebook一直在努力维护自己的倡议,主要的企业合作伙伴已退出这个项目。但北京的雄心似乎正在全速前进。

中国这个正在成形的系统看上去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有很大的不同,后者被热情的支持者视为摆脱大银行和政府的工具。

国家发行的电子货币将帮助中国政府更多地了解公民的花钱方式,比之前要多出很多很多,从而赋予政府全面打击犯罪和管理经济的新权力,同时也会引发隐私方面的担忧。

“它对金融系统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和可见性,超过当今任何一家央行,”位于华盛顿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自Facebook推出Libra计划以来,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家科技巨头进军金融业的尝试就遭遇了一连串的质疑。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表示对此“非常担心”。欧洲官员威胁要阻止该项目在欧洲大陆的推行。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定于下周在国会讨论这些计划。

对北京而言,Libra提供了另一个推动人民币数字化的迫切动机。中国在其境内屏蔽Facebook平台,但中国领导人认为,Libra有可能开启一个新的世界金融体系,一个可以撼动政府和央行传统权威的体系——中国的包括在内。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在中国央行担任要职的穆长春在近期一次在线讲座中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建立国家虚拟货币的想法并不新鲜。英国、新加坡和加拿大的央行行长们就如何将数字代币融入金融体系进行了实验。上个月,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一名董事会成员称,Libra是唤醒银行电子支付努力的一记警钟。

尽管中国多年来一直限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在国内的使用,但北京对这个问题的兴趣同样由来已久。

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了一个加密货币研究小组。早在2016年,时任中国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就曾考虑发行一种数字货币。但在2017年,随着比特币价值飙升,投机狂潮肆虐,中国关闭了加密货币交易,并打击通过虚拟货币筹集资金的活动。

在那之后,官员们继续在演讲和文章中讨论政府控制的数字货币。Libra宣布后,中国也宣布它正在加紧行动。

中国官员几乎没有透露该项目何时可能开始成为现实。在上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新货币只会取代流通中的一部分现金。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提出的数字货币与Facebook的货币有一些共同之处,不过北京的计划可能还没有完全落实。

支撑Libra的技术就像比特币,用户账户不必与真实世界的身份相关联。但Facebook表示,其用于持有和支出Libra的数字钱包Calibra将需要身份验证,公司承诺将负责任地使用用户的财务数据。例如,该公司表示,它不会记录你购买止痛药的情况,以便在Instagram上为你推送医院广告。

中国也表示不会将支出信息透露给市场营销者——但不会对政府保密。发行这种新型数字货币的银行和电子支付公司要求用户验证他们的姓名和身份。官员们明确表示,央行将能够查看交易数据。

几年来,中国消费者使用手机支付一切,中国两大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支付宝表示,它每秒处理多达25.6万笔支付。相比之下,Visa说它能处理6.5万笔。Libra希望至少在开始的时候能达到1000。

但中国平台上的许多交易只在数字钱包之间进行,从未与政府主导的银行系统接触。这意味着,如果中国政府想要跟踪和审查这些平台的动向,就必须通过这些平台的私有母公司蚂蚁金服和腾讯。

但新的电子货币却不是这样。

“它是高度可控制、可管理的,由中央政府决定,”上海经济学家盖瑞·刘(Gary Liu)表示。“这和加密货币的原始概念截然不同。”

中国官员用一种矛盾的说法来描述他们的新货币将提供什么:“可控匿名”。

“只要你没有犯罪,我们仍然要保护这种想购物又不愿意别人知道的隐私,”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最近的另一个中国加密货币计划在线讲座上说。

在一个腐败和欺诈盛行的国家,取缔纸币所允许的真正的匿名性可能会带来切实的益处。但政府也可能会引起人民的不满,因为他们对个人数据的收集和使用越来越敏感。

“货币应该是中性的,”总部位于香港的加密货币金融服务提供商贝宝金融(Babel Finance)的创始人杨舟表示。换句话说,它们的价值不应该取决于它们是被用来买面包还是买香烟。

“没有匿名性的,那它不能作为一个货币了,”杨舟说。“只能是一个支付工具。”

中国官员表示,他们的目标不是效仿Libra,而是预防全球金融秩序可能发生的重大转变。

北京一直希望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得到更多使用。如果Libra的货币跨境流通方便,那么它将成为许多国家的货币选择,尤其是那些经济不稳定的国家。

在7月的一次讲话中,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已经侵蚀了那些“弱势”货币国家的经济,他警告说,Libra和其他未来的货币可能有一天也会这样做。

“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使人民币成为强势货币,”他表示。

中国领导人也希望能有一个SWIFT以外的选择。SWIFT是西方主导的电讯网络,帮助资金跨境和跨银行流动。西方政府此前曾限制伊朗的SWIFT的接入,以惩罚其核计划。随着华盛顿和北京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的争执,特朗普政府考虑对中国企业实施各种制裁。

数字化的人民币不太可能在一夜之间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新货币。中国严格监管人民币兑换其他货币,以保持汇率稳定,类似的限制措施可能也会约束加密人民币。

北京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邓建鹏表示,不管Libra最终是否会受到监管机构的阻挠,Facebook都已经启动了一项不可阻挡的趋势。

“这个潘多拉的盒子最早就是被它(Facebook)打开的,”他说。“这盒子一旦打开以后呢,它不发行或者它没有成功,一定会有其它的企业会去发行或者最后成功的。”

为您推荐